欢迎进入南京市某某电子仪器有限公司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
4008-888-888
孙正义的2019:败走共享经济
时间: 2019-10-16 13:39 浏览次数:
招兵买马、鏖战IPO、再造一个“阿里巴巴”等,这些都是孙正义对2019年的“愿景”。直到今年8月份Wework的招股说明书递交之前,整个故事尚在孙正义的剧本中有......

招兵买马、鏖战IPO、再造一个“阿里巴巴”等,这些都是孙正义对2019年的“愿景”。

直到今年8月份Wework的招股说明书递交之前,整个故事尚在孙正义的剧本中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只估值470亿美元的独角兽将成为2019年美股的第二大IPO,纽交所可以借此对抗更受科技企业青睐的纳斯达克,软银第二只愿景基金的招募也能更有底气。

然而,经历了Uber破发和Wework的IPO闹剧后,这位资本赌徒罕见地展现出他的焦虑,并在接受《日经商务周刊》采访时,称对自己的投资成绩感到“羞愧和紧张”。

孙正义的软银帝国如今正陷入共享经济的怪圈,两场关键战役的滑铁卢,为2.0版愿景基金的打造蒙上了阴霾—最大金主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现在只打算把投资利润再投资其中;阿布扎比穆巴达拉投资公司则考虑把对软银新的愿景基金注资承诺降至100亿美元以下。

截至10月11日,软银股价由今年5月份最高位的27.94美元跌去近三成至19.56美元。

但作为地球上最疯狂的资本玩家,孙正义并未气馁。据外媒报道,软银仍计划投资数十亿美元帮助该公司开展一揽子融资计划。

孙正义在采访中仍显得云淡风轻:“这些公司将在10年内产生可观的利润,与之前相比,今天到处出现的小危机只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

“独角兽”之殇

“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要更好,Wework仍然不够疯狂。”

这是两年前孙正义在参观完公司总部后给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的建议,“现在的估值很便宜”,他在iPad上草拟了一份44亿美元的投资协议:“Wework可能价值几千亿美元。”—这是软银愿景基金对共享经济的注入,随后两年间,筹码提高至104亿美元。

与此同时,Uber也被迫收下了软银90亿美元的支票—去年11月,孙正义曾公开警告Uber:如果无法达成他想要的交易,就会转而支持其竞争对手Lyft。

在软银的资本加持下,Uber和Wework的估值曾分别高达470亿美元和740亿美元。对于软银惯用的手法,二级市场给出的回应却是:估值倒挂。

12.jpg


在5月9日的软银财报发布会上,孙正义信心满满地透露了第二只愿景基金的募资进程,令人尴尬的是,一天后,Uber敲钟后的股价便收跌逾7%。截至10月11日,Uber较45美元的发行价已然下跌超过30%。

上市以来,Uber还进行了两次大规模裁员。7月,营销团队约400人被辞退;9月,工程和产品团队被裁435人,总数占到整个公司员工数量的8%。此外,Uber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净亏损超过50亿美元,创下迄今为止单季最大亏损。

与之相比,Wework的IPO之路则显得更加离奇。自递交招股说明书以来,华尔街对Wework的质疑便与日俱增,其估值直线下调100亿―150亿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并计划延迟到年底上市。

Copyright © 南京市某某电子仪器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全国服务电话:4008-888-888   传真:
公司地址:    

客服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客服
电话
服务电话:
4008-888-888
微信

微信公众号